<rp id="jycz9"></rp>

 首页 >> 专题 >> 热点专题 >> 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社会科学》的理论视野专题 >> 哲学
“回到马克思”的原初理论语境
2018年12月19日 09:1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一兵 字号
关键词:马克思哲学;历史现象学;视域;语境;文本学

内容摘要:马克思哲学研究中一切当代性的学术创新是有前提的,这就是不可跨越的我们自己“回到马克思”的基础性研究。

关键词:马克思哲学;历史现象学;视域;语境;文本学

作者简介:

  在某些学者那里,“回到马克思”的理论意向被狭义地修饰成一种“原教旨”意味,误导读者形成一种错误的理解。似乎“回到马克思”,不是要重建我们从未达及的全新的历史视域,以使我们真正有可能重新建构马克思思想的开放性和当代生成,而是唆使人们脱离现时代,无视当代资本主义的最新发展和中国改革开放的实际,回到过去的书本,停留在对文本进行一般的考古学诠释上,把马克思哲学演变成一种“理论实体主义”的文牍运作。过去,我国马列经典文献的翻译基本依赖苏东马列编译局的前期工作,中国读者并没有经过自己对第一手文献所进行的认真深入的解读,形成我们自己独立的、符合原创性的见解,并在此基础上与马克思达到的历史语境相交融。这种情况的出现,排除政治意识形态的原因,更主要的是源于方法论前提上的错误预设,即马克思是可以现成地“居有”的。马克思学说的历史性生成在这里荡然无存。

  “回到马克思”中的这种“返本”,不是出于“顽强的崇古意识”,“退回到马克思的原典上去”,而是要摆脱对教条体制合法性的预设,消除现成性的强制,通过解读文本,实现中国人过去所说的“返本开新”?!盎氐铰砜怂肌北旧?,已经是带着今天最新的方法和语境在一个开放的视域中面对马克思了。马克思哲学必须走向当代从来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关键在于这一意向生成现实何以可能。能否勇于重释旧经典,正视新文本,在一种新的历史视域中真正解决当代生活世界的新问题。我认为,假如没有一个对马克思哲学文本(特别是MEGA2)的第一手精心解读,没有对马克思思想发展脉络的科学的全面把握,就不可能真正实现马克思哲学的当代性言说。

  马克思主义经典原著传统研究中的主导话语和言说方式始终是非反思性的,马克思哲学文本被非历史地“原理化”了,实际上变成了一种荒谬的“按图索骥”。这样一种方法论上的误区,导致我们关于马克思哲学文本的研究长期低水平徘徊,理论创新缺乏活力。要改变这一状况,只有借助历史性的“文本学解读”,使过去在传统解读构架内的熟知文本重新“陌生化”,以建构一种全新的历史性理解视域。文本的形成过程不是一个静止的或线性的思维直叙,也不是一个毫无异质性的自我“独白”,而是作者在与他同时代的人的思想交锋和碰撞中陆续形成的,这就决定了文本的解读必须建立在发生学基础上,从历史性中去评估其在理论建构中的真正价值。转换到对马克思哲学文本的历史性解读上,就是坚决将体系哲学的前见(“原理”)悬设起来,将原来的文本阐释结果加上括号,以历史本身的时间与空间的结构,让马克思文本的原初语境呈现出来,从而获得一种全新的理解结果。这正是“回到马克思”的原初语境。

  在对文本学的解读模式进行了方法论上的理论梳理之后,我们要进入一个更加具体而微观的话题中,即“回到马克思”所确立的新型解读视角,这就是从马克思经济学研究的深层语境中去重新探索他的哲学话语。研究马克思的哲学一定要认真读懂马克思的经济学著作,否则,将不可避免地流于形而上学的轻浮。这也正是“回到马克思”的原发性研究意图和全新视角所在。

  青年马克思哲学思想的第一次转变,即从唯心主义转向一般唯物主义、从民主主义转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这一转变始发于《克罗茨纳赫笔记》,经过《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和《论犹太人问题》,在《巴黎笔记》后期和《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达至最高点。这是马克思在历史研究和与社会主义工人运动的实践接触的现实基础上进行经济学研究的结果。马克思思想的第二次转变,也即他的第一个伟大发现——广义历史唯物主义的创立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的哲学革命。它发生在马克思第二次经济学研究即形成《布鲁塞尔笔记》和《曼彻斯特笔记》的进程中,自《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始,经过《德意志意识形态》,到马克思致巴·瓦·安年柯夫的信。这一转变最重要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科学批判基点的形成。马克思哲学思想的第三次重大转变,仍然基于他的第三次经济学研究。这个过程从《哲学的贫困》开始,经过《1850—1853年伦敦笔记》,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基本完成。第三次转变是他哲学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即建立在狭义历史唯物主义和历史认识论之上的历史现象学的创立。其直接基础就是马克思在经济学中具有革命性突破的伟大发现——剩余价值理论的形成。

  我用来指谓马克思的科学批判理论的“历史现象学”,是源于类似康德以后直至黑格尔所指称的古典意义上的现象学,它是在传统本体论和传统认识论之中生发出来的。与胡塞尔主张的“意识现象学”不同,这种现象学并非要求人们以自我的内省或体验以及一种意识的精致微观结构去面向“事实”,达到一种先验本质的“澄明”境界。相反,它是从休谟的经验怀疑论开始,奠基于康德断裂开来的二元世界中的“现象界”,再经费希特、谢林的主体性努力,最终在黑格尔的绝对观念中达成现象与本质的统一。黑格尔所创立的“精神现象学”,就是本体论和认识论相统一的批判立场,它要求人们关注从具体地感知物相到构成感性确定性的“知觉”,直至自我意识构架的分层现象结构,以及在现象背后作为最终本质和规律的绝对理念的揭示。这种古典意义上的“现象学”,是黑格尔在批判康德认识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通过研究事物(本质)在时间内的历史地呈现(显相)出来的认知科学。黑格尔本人在《精神现象学》的序言和导论中都说过:“精神现象学所描述的就是一般科学或知识的形成过程?!钡比?,马克思从来没有用“历史现象学”来指认自己的理论,这只是我在黑格尔古典现象学批判语境中的一种借喻,即马克思在经济学研究中确认,面对资本主义经济生活过程,必须经由对多重物化颠倒的商品——市场中介关系的历史性剥离,才有可能达到对事物本质非直接性的批判认知。这种历史性的批判现象学,在很大程度上与列宁所说的“透过现象看本质”是一致的。

  虽然相对于古典经济学现实的客观思路,马克思的这种人本主义逻辑——理想化的悬设的劳动类本质还是隐性唯心史观的,他不得不为了革命的结论而伦理地批判现实,但这也正是他自我指认的一种新的批判思路的出现,不同于费尔巴哈的人学现象学,它是一种在全新的逻辑建构中穿透资产阶级经济现象批判的人本主义社会现象学。

  而在1845—1847年的哲学革命中,马克思在抛弃人本主义异化批判逻辑时,实际上已经在实证科学的意味上否定了现象学认知的合法性??墒?,在《1850—1853年伦敦笔记》对经济学资料的详尽占有过程中,他再一次在科学的视域中意识到现实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颠倒和物化的复杂性,所以,在超越古典经济学的意识形态边界的同时,马克思重新创立了在狭义历史唯物主义和社会认识论基础上的历史现象学。马克思这时关心的问题不再是一般广义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而以狭义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去透视这种颠倒的假象,即如何去掉一层层现象和假象,达到那个真实存在的本质和规律。这是由于资本主义经济现实的自然性中客观发生的多重颠倒和客观异化,才需要非直观和非现成的批判性现象学。这里,它不是黑格尔精神现象学所面对的主观现象,也不是费尔巴哈和青年马克思自己原来那种否定现实经济现象的人本主义社会现象学,因为马克思这时的历史现象学的前提是社会关系的客观颠倒,这种颠倒的消除不可能在观念中实现,必须由物质变革来完成??蒲У纳缁崂返南窒笱得?,资本主义经济现象中的这种颠倒是如何历史形成的,它要揭露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客观颠倒的社会关系,以最终揭露资本主义经济剥削的秘密。具体地说,马克思必须面对复杂的物、物相、外在关系、颠倒了的关系、物化关系,非主导性的关系(如过去了的封建关系),在科学的历史抽象中找到原有的关系(简单关系),再一步步再现今天真实的复杂关系和颠倒了的社会结构。这不是直观或抽象的反映,而是一种重构式的反映。这里既要一步步破除社会关系中由于颠倒所产生的迷碍,获得史前的简单的社会关系,又要从这种抽象的关系一步步复归于颠倒的各种复杂的经济现象。这就使马克思进一步发现,直接面对资本主义经济现象中的资本、货币、价值、商品等,个人和一般人的常识眼睛是看不清它们的本质的,因为这是一种颠倒的歪曲的社会现象。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包括它的社会唯物主义)同样是以这种假象作为肯定性前提的。马克思这时关心的问题就是去掉意识形态,发现经济现实(物相)的本真性(生产关系)。这是马克思历史现象学的根本基点。也在这个意义上,我才提出,马克思的历史现象学正是他政治经济学革命的内在逻辑前提。这是过去我们传统的研究没有认真注意的方面。所以,历史现象学是马克思《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的最重要的哲学成果,也是马克思哲学思想发展的最重要的理论制高点。

  马克思哲学研究中一切当代性的学术创新是有前提的,这就是不可跨越的我们自己“回到马克思”的基础性研究?;氐铰砜怂?,回到原初作品,是为了凭借一个多世纪以来革命史和学说史的丰富经验,借鉴马克思以后全世界历史发展的多方面丰富而生动的事实,进一步探索马克思主义哲学革命变革的真正本质。通过这种探索进而去挖掘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的理论层面和精神内涵,以便使马克思的学说不仅成功地运用于破坏一个旧的世界秩序,而且能成功地运用于建设一个新的世界秩序;不仅能成功地运用于革命和战争的旧时代,而且能成功地运用于和平和发展的新时代。这是时代的呼唤,历史赋予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使命。

 ?。ㄕ乓槐?,1956年生,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原文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2001年第3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马云飞/摘)

作者简介

姓名:张一兵 工作单位: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张一兵3.pn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湖北快3是不是有鬼_湖北快3试什么意思 安东尼加盟开拓者| 安徽蚌埠突发大火| 江姐托孤信曝光| 徐冬冬发文| 吉林银行遭骗贷| 加多宝赔偿中粮| 质疑天猫双11造假| 皎月女神重做| 做开运眉后出车祸| 李佳琦直播再翻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