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jycz9"></rp>

 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动态
孟加拉国毗诃罗普尔古城考古2018~2019年度新收获
2019年03月28日 08:51 来源:湖南考古 作者:柴焕波 李意愿 莫林恒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我所柴焕波、莫林恒、李意愿第五次赴孟加拉国,会同孟加拉国Oitiya Onneswan 中心的考古学家,对毗诃罗普尔古城进行了新一轮的考古工作,取得了重要的收获。

  一、毗诃罗普尔城址考古的新成果

  据孟加拉国文献记载,毗诃罗普尔是旃陀罗王朝(公元900~1050年)、跋摩王朝(公元1080~1150年)和犀那王朝(公元1095~1223年)的三朝古都。在孟加拉国出土的旃陀罗时期的铜石碑铭中,也屡屡提及这一地名。长期以来,这一带经常出土佛教石雕、砖雕、陶器、木船、铜币、铭刻文字等珍贵文物,成为国内外许多博物馆的收藏品。

  毗诃罗普尔这个名字在西藏具有的神圣地位,藏文史料记载,阿底峡(982~1054)诞生于古印度东部邦伽罗国萨霍尔王室。那措·崔臣杰瓦(1011~1064)在对阿底峡的颂词中说到:“东方萨霍尔(zahor) 殊胜地, 坐落一座大城镇,名叫毗扎玛普热(Vikramapar, 威德城),城中便是大王殿,宫殿辉煌宽又广,人称金色胜幢宫。” 法尊法师译《阿底峡尊者传》中说:“中天竺金刚座之东方,有国曰伽邦罗。国内大都,曰萨诃啰,有二十七亿户。城中王宫,平洁高广,有无量金幢宜饰,故名金幢宫,受用圆满可见一斑耳。”

  然而,相关的城址考古基本没有开展,诸多学术问题悬而不决,有鉴于此,2018年12月~2019年1月,中孟考古团队在城市考古理念指导下,开展了系统性的城址考古调查,采用走访当地村民、观察断剖面、踏勘并采集遗物等传统方法,所有地点均详细记录地理坐标、相关地层、遗物和可能年代等主要情况。探明了毗诃罗普尔古城的范围、城内文化遗存的分布及城市不同功能区的布局等情况,取得了重大的收获。

  初步认定,城址的北界为拖莱索里(Dhaleshwari)河,西界为莫喀第(Mirkadim)人工运河,运河在西南角拐成直角,折向东流,南界这段运河称为马库哈第(Makuhati)河,两条运河均宽约10米,呈直角相交,显然为人工开挖的性质。马库哈第运河之南十来公里处,有恒河(Padma)从自西向东蜿蜒而过。马库哈第运河往东也有一条呈近直角折向北的运河存在,但由于处于梅克纳(Meghna)河的低洼地带,河流改道留下的多条河道,使得东界的情况并不清晰。位于蒙希甘杰县城的艾杰克帕(Idrakpur)堡垒是莫卧尔时期的城堡,几十年前还紧濒宽阔的河流,这条湮没的河道很可能为城址的东界。因此,现今的蒙希甘杰县城也应在古城的范围之内,古今城市存在一定的重叠。以上这些河流和人工运河构成古城的四面边界,南北长约8公里,东西宽约5~6公里,城址面积约40多平方公里。目前,河道内侧未发现地面隆起,推测当初并没有沿河的城墙,这与孟加拉国拉杰沙希县的巴哈布尔(Pahadpur)和库米拉县的拉尔迈-迈纳马蒂(Laimai-Mainamati)两处中世纪城址的情形是一致的(图一、二)。

  图一 毗诃罗普尔城址北界拖莱索里河

  图二 毗诃罗普尔古城西界莫喀第人工运河

  城址东北部沿河一带分布有蒙克塔普(Muktarpur)、普哈萨(Panhasar)等一系列码头,与城内古河道相接,包括蒙希甘杰县城在内的沿河区域很可能是当时的商贸区。

  城址中部偏北的巴尔巴来(Ballal Bari)遗址应是当时的王宫所在地,Ballal为斯那王朝的国王,Bari意为住地,相传Ballal的儿子被穆斯林打败,显示城址的年代下限应在十三世纪之初。遗址为一处边长约320米的方形土台,四面壕沟宽约60米,东、西两侧中部偏南各有一条宽约30米的陆路与外界相通,土台高出四周低地约2~3米。经试掘,土台为两次人工垫筑而成,垫土层厚达4米多。遗址向北和向东的旧河道分别通向大河,交通十分便利(图三、四、五、六)。

  图三 巴尔巴来王宫遗址全景 

  图四 巴尔巴来遗址和护城河  

  图五 巴尔巴来遗址地面现状  

  图六 巴尔巴来遗址地层解剖

  宗教中心位于城址的中部偏西南,地势稍高,拉库罗普尔(Raghurampur)遗址经过小规模的发掘,显示为四周僧舍环绕的大型佛教中心,周围还有多个单体建筑,共同构成庞大的佛教建筑群(图七)。  

  图七 拉库罗普尔遗址试掘探方

  金刚瑜伽(Bairajogini)村相传为阿底峡的出生地,位于拉库罗普尔遗址南1公里,许多石雕像都发现于这一带。金刚瑜伽村西北的八思帕拉(Basupara)遗址分布在一个高出周围低地约2米的不规则台地上,面积约3万平方米,在遗址北部和西部有宽约5米的壕沟,在遗址旁的池塘底曾清理出木船残骸和雕刻木柱等遗物,这次还发现大量石质的建筑构件,如柱础石、须弥座、门枕石等,为挖掘池塘时取出弃置于其旁形成的。这些石制品包括初加工产品、断块副产品等,显示了整个生产加工的流程,据此判断,此处可能为一个石质建筑材料的制作工场(图八、九)。 

  图八 八思帕拉遗址发现大量建筑石材 

  图九 八思帕拉遗址发现陶器

  纳提什瓦遗址位于拉库罗普尔遗址西约2公里处,经过大规模发掘,表明是一处规模庞大的宗教圣地。遗址附近的Atpara村有多处高台,分布一些古砖残片,周围还有壕沟,很可能是一些独立的佛教建筑。

  在宗教中心的周围,有人工运河分别从东、南、西不同方向与四周的界河连接,承担着泄洪和运输的功能。

  古城内星罗棋布、大小不一的台地,一般高出周围作为耕地的低地2~3米。千年以来,除了一些局部的改造外,基本维持了这种古代的地貌格局,这对我们考古调查中寻找考古遗址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启示。古城内许多现代村落,本身就是古城居民的普通聚落,在这类遗址中,通常可以采集到陶器等生活用品,甚少发现砖构建筑遗存(图十)。

  图十 Dhamda遗址发现灰坑遗迹

  池塘作为居民生活用水的重要设施,其周邻必有聚落分布,据上世纪初的记载,古城内分布有30多处池塘,多数在古代就已存在并沿用至今,这也为我们的遗址调查提供了另一个重要线索。

  这次调查共确认或发现遗址13处,通过对拉库罗普尔、巴尔巴来、八思帕拉等地的试掘,都显示有过两次大的建筑及筑填行为,与纳提什瓦遗址的地层逻辑基本一致,反映了古城内的普遍情况。

  毗诃罗普尔城址考古是一项长期的任务,目前的工作还不足以复原整个城市的功能区块,现有的认识也需要进一步证实,诸如人工沟渠与自然河道的判别、城址内部建筑的详细结构、城门和道路的走向等等,都有待于未来的进一步工作。

作者简介

姓名:柴焕波 李意愿 莫林恒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湖北快3是不是有鬼_湖北快3试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