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jycz9"></rp>

 首页 >> 理论经济学 >> 观点
[访谈]陈斌开 袁富华 邹红:进一步提高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2019年03月05日 08: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黄亚楠 字号
所属学科:经济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黄亚楠  

  近年来,消费品市场总量稳步提升,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断攀升,消费作为经济增长主动力的作用进一步巩固。建立扩大消费的长效机制,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对于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解决供需结构性错位,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近日,围绕建立扩大消费长效机制,记者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陈斌开、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经济增长理论研究室主任袁富华、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邹红。  

  中国社会科学网:应当如何理解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 

  邹红:“基础性作用”主要体现在,最终消费需求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明显增强,消费作为我国经济发展的基础、“压舱石”的作用和主要动能的特点更加凸显。从消费—生产理论看,生产决定消费,而消费创造出新的生产需求。消费是社会生产过程的终点和起点,为生产提供动力和目的;从国际规律看,当前我国已经进入工业化中后期,到了消费快速增长、结构加快升级和消费对经济增长拉动作用明显提升的重要发展时期,消费升级将积极促进产业结构升级;从宏观层面看,消费升级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长期战略,在抵御国内外诸多挑战中的基础作用将更加凸显;从微观层面看,消费是坚持以人民为发展中心的思想,实现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和提升居民消费福利的最基本途径。  

  袁富华:生产供给主导的中国经济增长,越来越受到效率持续改进问题的困扰,资本驱动的增长方式本身蕴含增长动力耗竭的必然性。在工业化向城市化演进过程中,为了培育增长潜力和重塑效率模式,动力源泉将发生由供给主导向消费需求主导的根本性转变。消费作用的重新定位是实现经济持续增长的关键。  

  中国社会科学网:当前我国消费市场呈现怎样的特征?  

  邹红:当前国内消费市场发展欣欣向荣,前景可观。尽管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进一步放缓,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回落不代表消费增速整体回落,不能以偏概全地据此说消费降级了。“消费降级”说法有失偏颇,消费发展向好的趋势未曾改变。  

  近年来,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快速增长,由2013年的23.78万亿元增加至2018年的38万亿元。2018年我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中,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和医疗保健支出占比分别为13.5%、11.2%、8.5%。2018年居民恩格尔系数下降到28.4%,已经处于联合国设定的20%—30%的富足社会阶段。我国居民消费正在由注重物质消费向服务消费倾斜、由生存型消费向享受发展型消费转变,居民消费越来越追求消费体验和消费品质。当前消费市场特征主要体现为:服务业规模不断壮大,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拉动力,信息消费在消费领域的带动作用显著增强,绿色消费、共享经济蓬勃发展,个性化、多样化的时尚消费渐成主流,品质消费逐渐成为居民美好生活消费的基本要求,农村消费在交通通信、文化娱乐、耐用消费品等方面快速增长。未来,包括服务消费、信息消费、绿色消费、时尚消费、品质消费、农村消费在内的新消费,将成为我国消费升级的重要领域。  

  陈斌开:长期以来,我国最终消费率尤其是居民消费率一直处于较低水平,内部需求依然不足,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赖于出口和投资。虽然近年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有所上升,但不宜过度乐观,消费贡献率的上升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投资和出口增速放缓导致的,而不是因为消费本身出现了快速增长,激发居民消费潜力仍有许多工作要做。住房价格上升,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资源紧缺等因素,是理解中国居民消费不足的关键。  

  中国社会科学网:如何建立扩大消费的长效机制?  

  邹红:构建扩大消费需求的长效机制,必须破解制约消费的体制和机制障碍。从长期来看,应以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为根本保证、以城乡统筹为制度基础、以社会保障制度为坚实后盾、以财政金融制度为协助动力、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发展新消费为重要引擎,进行综合配套改革,来提高居民整体消费能力,破解制约居民实际和潜在消费能力释放的体制机制障碍,提升居民消费能力。  

  袁富华:一是要壮大实体经济,做优并进一步提升实体经济,防止经济发展“脱实向虚”的倾向,通过不断增强实体经济创新能力为消费提质扩容打下良好基础。二是要健全社会保障体制,为消费者提供良好的消费预期。三是要加快完善种类齐全、结构合理、服务高效、安全稳健的现代金融市场体系。城市化时期,消费主导经济增长,家庭作用日益突出,完备成熟的金融市场能够为多样化的家庭资产提供强有力的保障,促进金融消费。四是要以消费的眼光看待生产,增强知识技术阶层的再生产能力,优化人力资本结构,培养消费能力,推动消费结构升级。  

  陈斌开:制约中国居民消费需求的因素很多并非来自于需求本身,而主要源自经济供给面,因此扩大消费,既需要直接针对消费的短期政策,更需要从经济供给面入手建立完善促进消费的长效机制。  

  首先,住房、教育、医疗供给不足阻碍了居民消费的扩大,因而,需要打破市场垄断,鼓励社会资本进入教育、医疗等领域,提高有效供给,扩大居民消费。其次,要通过推动要素市场改革扩大居民消费。户籍制度是导致当前劳动力市场分割的重要原因之一,要加快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充分释放居民消费潜力;金融市场发展滞后也是居民消费不足的重要原因之一,应在加强金融监管的同时,拓展居民有效投资渠道,提高居民财产性收入,扩大居民消费。再次,要完善政绩考核评价机制,激励地方政府调整支出结构,减少投资支出,增加民生保障支出。同时,调整财税分权体制,降低地方政府对于土地出让金的依赖程度,有效增加土地供给,抑制房价过快上涨,进而提升居民消费。 

作者简介

姓名:黄亚楠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网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湖北快3是不是有鬼_湖北快3试什么意思